{120 Film} Portrait /// 做過的許多事

know how to love

///
做過的許多事
送的許多禮物
長途跋涉赴的一個約
並不是為了
自己能獲得什麼
反而只是想給
一直覺得無法去愛的那個人
多一點溫暖
也或許吧
是有所求的
想看他真誠地笑
像個小孩
想看他拿著禮物
四處招搖
想讓他隱隱約約感覺得到
這世界上
對妳而言
他就是最特別的人
///
Audrey M.H. Photography

 

{135 Film} 過期片與夏宇

茶淡了
用一種安靜的速度
黑夜降臨的速度
襪子剛剛穿好
蒼蠅飛進來
螞蟻在牆邊疾走
點根菸
找了奶粉罐子搕菸灰
奶粉罐子
在鬧鐘和一張
過期的訃文前面
時針指在十七和廿五之間--
可能錯了,只不過
是一頓晚飯罷了,應該是寫實的
而且愉快

「你為什麼要穿
這樣一雙
藍色的襪子呢?」
只不過是一頓晚飯罷了
天完整的暗下來以後
最好有一個燈泡
和一顆蕃茄
蕃茄最好在蛋裏
有一些蝦米
在白菜裏
茄子這樣偎著肉
最好
用一支黑管伴奏

還有麵包
一條切開的麩皮麵包
裝載黃瓜和洋蔥
火腿以及乳酪
彷佛一艘貨船  飽滿地
在陽光的海岸停泊

於是我們就服從了一個簡單的道理
以為情節就是這樣行進發生的
當椅子拉開的時候
啤酒不斷地
湧出泡沫
所謂時間

命運,其實是紫色的襪子,
因為燈光的關係。他走過來
一邊穿上衣服,扣了鈕扣,我
把桌子擦乾淨,餐巾鋪好
筷子擺好,果然我們快樂地
吃起來了,就是
這樣行進發生的
這樣子開始,從扣好扣子開始

--夏宇〈現在進行式〉《88首自選》頁165
Pentax MX 40mm/ Konica 過期底片

{京都} 一路上/ unable to catagorize/ 卷八、九

 

雖然只去了京都五天,但是旅行真正開始與結束的時間,其實無法用天數衡量。因為在出發前,通常已經花了大量的時間想像與期待旅程的模樣,而返家後,要到所有照片與文字真的整理好、歸檔、收納、放在記憶的一個倉儲裡,有適合的位置,才算真正劃上句點。這樣計算的話,旅行廣義且狡詐地被延長了。

不過五天而已的短程出走,都能出現如此迷幻效果,那麼數月的異鄉長征,因此改變一個人的性格與命運,也就不足為奇。

所以,這就是這段京都旅程的最終點。

明天亦是遊子得歸鄉的小年夜,家庭大概是任何人都得不斷持續面對的現實。這個年關,自己心裡也有許多關要過。祝福大家,也祝福自己,年節愉快,嶄新再出發。

Pentax MX 24mm/ Kodak Portra 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