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proud of being a Taiwanese-同婚專法通過

昨天就很想寫下這些。很長。

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國家,我真的替我的同志家人與朋友高興,也以身為台灣人為傲。很多地方台灣其實走得比其他亞洲國家更前進,但我們好像經常不懂得欣賞自己,不懂哪些事情在國際上意義何在。

閱讀更多»

{Notes} 給二十幾歲的你

算來算去,我在高中任職不足四年時間就離開了教育業。不過當時與任教班的學生年齡只差了十歲左右(害我一直要裝老),因此即便離開學校了,仍常與一些人保持聯絡。在我感覺裡,偶爾還會稱我「老師」的他們,其實不再像學生,而像自己的手足或同輩朋友;當他們把手機裡戀愛對象的照片拿出來給我「鑑定」,侃侃談著自己想像的職業規劃、生活上的快樂或迷惘時,我也常有一種照著鏡子、見證二十幾歲自己的感覺。
閱讀更多»

{Essay} 青春時去旅行

Untitled
青春時去旅行,世界是我們的導師。

一場又一場純真莽撞的探索中,我們向活在遠方的幻想致意。我們學得很快,發現原本對異地的知識多屬刻板,也在他方明白,原來教科書、旅遊指南與現實間有著巨大的隔閡,人們活得迥異;那不僅震撼你也感動你,眼前的世界更加立體,充滿衝突,同時張開了更寬闊的臂膀。
閱讀更多»

{Essay} 一條拋物線

Untitled

偶爾會還魂似地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事,那些你以為隨著年代久遠便逐漸風化或消逝的部分,原來都還有它的聲響,像個可以再上發條的老鐘,於上了鎖的記憶核心裡,踢搭踢搭地鼓動。

那年,心智還生嫩、世界還新鮮、旅行還是最渴慕必需品的年紀,我到了南半球的一座城。出發時,北半球受豔陽季節眷顧,熱得不像話,不過飛機一旦越過赤道停在澳洲的鼻尖,季節便瞬間翻臉成寒冷漆苦;最難受的不是城市的低溫,而是低溫之餘還常下雨,刺骨的濕寒無孔不入地滲進微血管,使人日日頭疼。
閱讀更多»

{Lifestyle} 法國化妝師眼中的法式妝容

(法國資深名模 Caroline de Maigret)

十一月開工翻譯的書,談的是英美人士對法國文化的各種迷思。在這之前,先是譯了一本女主角到巴黎旅行、陷入愛河、定居巴黎的戀愛故事,及另一本與法式香水歷史有關的書,待明年出版。「法國」這關鍵字,似乎一再黏著到我的工作上,也難怪最近,特別關注所謂的法式風格與法國女人。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