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s} 給二十幾歲的你

算來算去,我在高中任職不足四年時間就離開了教育業。不過當時與任教班的學生年齡只差了十歲左右(害我一直要裝老),因此即便離開學校了,仍常與一些人保持聯絡。在我感覺裡,偶爾還會稱我「老師」的他們,其實不再像學生,而像自己的手足或同輩朋友;當他們把手機裡戀愛對象的照片拿出來給我「鑑定」,侃侃談著自己想像的職業規劃、生活上的快樂或迷惘時,我也常有一種照著鏡子、見證二十幾歲自己的感覺。
閱讀更多»

{Essay} 輕盈的告別不易

一間喜歡的小書店因故即將搬遷。上週在書店參加讀書會時隨身帶了富士拍立得,想把幾個場景照下來,因下一次讀書會場地即將換到新址,舊的這個地方,人員與書本、雜物即將徹底清空,或許再過了幾個月或一兩年,曾貼上展覽海報的牆會被怪手擊破拆毀,矗立著社區小廟香火爐的角落也將拓寬成馬路,這裡的回憶會陷落,與城市曾經存在但已見不著的事物一樣被沖入時代的溝渠裡。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