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s} 永恆的精神流亡-《鄉愁》

我來義大利兩年了…
我可以想辦法不回俄羅斯
但這個想法要我的命
因為如果再也見不到家鄉
我會死
樺樹、我童年的空氣…

很難用文字描述塔可夫斯基的電影。強大的詩意影像盪漾在均衡對稱、煙氤朦朧的畫面上,描述性的詞語在影像面前被凌駕、超越、變得孱弱。看他的電影時感覺他正在挑戰那些習慣明確故事弧線與人物動機的觀眾,因為他似乎不是想說一個有起承轉合的故事,而是企圖完成某程度相當個人化的藝術目標。

再加上致力破解觀眾對情節、對白、人物行為和互動的依賴,這使得他的電影從內部自給自足,看來更像是以電影所寫的長詩。

《鄉愁》的主題是關於一個思鄉難歸的詩人所受的精神折磨。他人在義大利托斯卡尼為寫作取材,但無時不想回到祖國俄羅斯。途中他與女翻譯遇見了一位相信末日將至的瘋子,瘋子不願與女翻譯溝通,但卻請託詩人幫忙達成宿願--替他點燃一截蠟燭,保護燭光從溫泉池上的這端走到彼端時仍不熄滅。瘋子最後在激憤的演講中自焚,詩人則在遵守諾言後心臟病發。

電影情節極其淡薄,幾乎沒有敘事線條,畫面經常在詩人的現實與回憶、夢境與幻想間穿梭。

讓我相當在意的問題,是詩人為何答應幫瘋子完成願望。

我相信詩人在死守家園的瘋子身上瞥見了自己的另一面。瘋子明知家園已殘破,而且無法忍受癲狂的他的妻兒也棄之遠走;但他執意住在荒廢的淹溺水屋裡,不放棄自己於現世而言激狂的信念(是否真的瘋狂見仁見智)。瘋子的一切,正是詩人內心世界的外顯。因眷戀而心碎、不被周遭理解的生命狀態,大概也折射出詩人跌宕不斷的自我對話。所以詩人答應了。

改變歸鄉行程 、莊重肅穆地完成瘋子託付的儀式,就是詩人回饋給瘋子的暗語。他似乎成了世上唯一能同情並理解瘋子各種作為的人。持著蠟燭來來回回的過程中,詩人領悟了家園回復之不可期,一縷魂魄最終有如飄蕩雪絮,孤寂抑鬱地端坐在故里山丘。

電影終段,不使蠟燭熄滅的三次嘗試貫穿了整部片的內核,也是我最喜歡的場景。漫長緩慢的長鏡頭下,走在溫泉池裡的詩人從剛開始的不知所措、到咬牙嘗試的忐忑、最後露出了非成功不可的堅定模樣。這當中一句對白都沒有。燭火的熄滅又點燃、熄滅又點燃,象徵了軀殼也好、精神也罷,那些流離之人抑鬱難吐的心心念念。

屏息凝聚在這一火光明滅中的事物是什麼?我不敢篤定地說那是希望的光芒,因為那道火如此脆弱,彷彿隨時會被風捻熄,正如執行儀式的詩人肯定也憂慮自己被看作是另一個瘋子,然後被圍觀的群眾給中斷儀式。那道燭光感覺更像是需要受到保護、然後才能反過來使人的心靈免於枯竭的某種寄望。

塔可夫斯基的《鄉愁》 並未為這兩(種)人的心靈苦難給出堪用的撫慰,只以片段的超現實影像持續表達出人物在現實中的游離感、不適切感、漂浮感。他在關照兩個精神上處於流亡狀態的生命個體的命運。其雖行經不同曲徑,但此身天地一浮萍的茫然殊途同歸。

有歸之不得的鄉土,才誕生了永恆的鄉愁。有無法被理解的苦楚與嚮往,才催發了堅不可破的信仰。沒有鄉土也沒有苦楚的人,無法懂得箇中痴狂。

PS:圖片畫質極度不佳,但是攝影超美所以我還是要放,硬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