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s} 三分訴苦七分警世,《我的大叔》

用了比預期還要多的時間看完《我的大叔》。乍聽是愛情劇,實則定調於職場腹黑、家庭倫理與社會寫實。完食後自己並未如其他人心得分享說的那樣,覺得「被療癒」(可能每人對療癒定義不同,我的話需要笑中帶淚),倒是嚐出一些警世之味,大處小處都在提醒現代社會我輩中人不可忽略的階級理解、世代提攜、社區融合。

私以為這齣劇最成功的部分,是在稍微紛亂的劇情裡,讓兩句被吃人不吐骨頭的社會所吞沒的心聲,成功浮上表面,最後收束所有劇情:一是「年輕時也沒有覺得比較不辛苦」,二是「即便千瘡百孔也仍能幸福吧」。

--以下劇透神出鬼沒,介意的人請斟酌--

人設善良到幾乎是百事吞忍的大叔東勳(是個 M),與冷酷厭世的女孩至安(有黑科技外掛來著),各屬包袱沉重的兩世代,卻因辦公室的險惡政治與生存原則站到了對立面。於公於私上的交集使他們逐漸成了彼此支柱;兩人各有愁苦的人生瘡疤,也在相遇後該拆線的拆,該治膿的治,該補身的補。

就點幾個覺得有意思的部份。

1、《後溪中年應援隊 FIGHTING!》做小標很可以

社經程度尷尬的後溪社區裡,有群大人(尤其是男人)未因中年而對人生顯出餘裕的姿態,反而各個在婚姻裡失敗、創業裡失敗、踢個足球也要吵架。動不動爭執、耍幼稚、嘴砲、糾眾… 「正熙家」酒吧與一杯又一杯黃湯,在劇裡大抵承接了所有男性角色的失落。

不過當男人們唱著深夜卡拉 OK 看著足球賽喝到茫時,你也會疑惑他們的女人呢,都去哪裡了?劇裡以東勳跟大哥的婚姻現況來探看這個關係的窟窿。中年男人潦倒時,身邊的女人好像也只能像 buffer 一樣無奈地吸收他們發散的廢能量,幫忙還債、照顧孩子、持家備食,甚至順帶 carry 婆家的問題。撐不下去不願再忍的就走向外遇,走向拆夥。

2、自我犧牲不是一切問題的解答

作為高階社畜但仍日日搭地鐵、「前進屠宰場般」的東勳,背後自然有他的不得不。我們看得出來他的生活重心大幅往原生家庭傾斜,辦公室鬥爭與不習慣抒發苦衷的性格,把他累成一頭在雪地裡氣喘吁吁的馱獸。

一個角色挨打久了,觀眾不免以嘆氣取代同情,質問「你真得活得那麼實誠嗎?」就像《機智牢房生活》裡的金選手,最初呆萌遲鈍到讓人心急,直到他開始懂得藉自己的名氣作為槓桿去撐起一些東西後,觀眾才又忍不住叫好。

但在這齣劇裡,替東勳叫好的心情要到很末段才會出現。因為這個悶葫蘆的肩上實在扛著太多,無論有什麼不愉快都要先自我催眠說「這沒什麼」。他的犧牲吞忍身邊的人紛紛看在眼裡,屬下、朋友、家人、妻子、甚至至安;終於有一天,知己常運逮到機會對他提出既尖銳又心疼的勸罵:

還談什麼犧牲
你是什麼菩薩嗎 還犧牲自己呢
活得很努力 卻沒什麼成果 也過得並不幸福
所以才想說自己犧牲自己 想要如此包裝一下罷了

誰想要你犧牲了
什麼孩子什麼父母 誰會想要誰的犧牲啊
都是乞丐人生的自我合理化而已
太虛偽了

一個賣力盡本分的良善之人,也有可能因為毫無節制的奉獻折磨了自己與身邊的人,拼命到耗空了自己,結果情感枯竭意氣頹廢,沒有餘力從谷底反彈。常運的話雖不甚中聽,卻是所有挾帶聖母情結的人能揣在懷中細嚼慢嚥、給自己一點喘息空間的。

先找到自己的幸福吧 拜託
把犧牲那個詞給忘了
你也厚臉皮只為自己考慮吧
沒關係的

3、「原來不管我做什麼,他都不會因為我而變得幸福」

有些人在關係中遭逢的狀況是無法付出愛,另也有一些人是無法被愛。東勳有點屬於後者。事業有成的妻子固然不該出軌,但她對於兩人長久無法取得共識的歧路也充滿無力。

東勳很勤勉 很善良
可是人很悲情
所以連身邊的人都會變得悲慘

長期自帶悲情光芒的東勳,沒有意識到這種性格氛圍把最親密的人隔絕開來。當對方不因你的存在而變得快樂,你還會覺得自己在裡邊有存在的必要嗎?

關係有很多種。基本上人會跟「讓自己感覺良好」的人在一起,「我們的組合、我們的共同成長帶給我快樂」,大抵都屬於這類。另有一個可能的面向,則是人樂見「自己的存在對對方很重要」,成為別人的重要他人顯得自己更有存在感。這牽涉到自身情感價值甚至人格價值的確立。

這也能繞回到為何妻子出軌使東勳感覺自己這個人徹底被否定了,好像他可以去死了一樣。

4、不時想把彼此塞進垃圾桶的廢柴兄弟

劇中三兄弟的大量戲份描繪出平凡家庭的醜與美、壞與好、惹人厭又無法割捨的矛盾。

家人是什麼生物呢?總是說謊,但總會被看穿。是知道自己再怎麼軟爛,都還能往家中的坑洞裡埋頭一躲的無賴。是經常暴露自己鄙陋的一面、無恥要求對方退讓,事後又心懷內疚需要對方原諒的寄生蟲。是讓人想海 K 又不忍心放棄的人。

廢柴兄弟檔雖死皮賴臉,卻也努力想往端正的人生方向活去,也是在東勳因為婚變幾乎崩潰時唯一能接住他的雙手。有時你真不得不感嘆,世上能跟著你一起笑的人很多,可是看盡你的蠢樣後還能跟你一起哭的,真不巧,可能就是他們。這群愛中有可憐、恨中有包容的人們。

5、至安與東勳

如果東勳的基本信念是自我犧牲,至安的基本信念就是世人的善良有額度,頂多對你好四次,再多就沒了。

因背負著外人難以想像的創傷史,自認「活了三萬歲」的至安成為機會主義者,渾身是刺地堅持在拒與他人連結的高牆裡。然而偷聽到東勳一句「靜止的人都很可憐,在述說著過去的生活啊」,牆頭轟聲崩塌。故作堅強的人最不願意的是被看穿,讓自己的脆弱暴露在外。東勳的同理但不直接拆穿的溫情,使至安這棵不起眼的微弱小草,很快地偎到大叔的陣營上。

東勳的善良在於不怕人際的麻煩,人際對他不是攀權附貴的工具(所以他這傻 B 還多次拒絕會長的邀約)。他為人寬厚,沒有身段,觀察時不帶偏見,願意自我修正;人要是能做到這些,總歸不會偏差或悖離現實到哪裡去。

剛開始他以大人或前輩的角度對待至安(「只有叫僕人時會用腳」),發現她的困難後讚美她懂事,一視同仁地邀她去聚餐,錄取她只因為她在優點欄簡單寫了「跑步」,以此認定她會盡份做事。他對至安的觀感對至安而言如久旱甘霖,可能是她成年後第一次覺得自身優點被陌生人看見。到最後,東勳是真心地欽佩並心疼她的勇氣。

這是一份從俯視開始、最後平視、在得知各方真相後還帶著感謝的目光,也是一份「教你做人道理」但包了你晚餐酒水的誠摯情誼。後來的東勳,更把至安引入後溪社區裡,讓不成材的眾中年臂膀給她安全感與歸屬感。東勳是至安世界裡少有的成人典範。

至安則是用自己能力所及的手法守護東勳作為回報;她雙面人的扮演為他擋下鬥爭暗箭。某程度上,至安彷彿不希望東勳被汙穢的職場政治給改變,被權位爭奪扭曲成周圍那些豺狼虎豹的嘴臉。至安並在關鍵時刻說出東勳最想聽到的安慰之詞,這棵小草,讓捱不下去的東勳明白自己是如何被微小而靜默的灰色力量支撐著。

6、至安與光日

最讓我傷感的其實是這一段。在至安與光日交手的前幾次,便隱約感覺到他們之間應有什麼過往情愫。導演也很沉得住氣,在劇末給出雷霆萬鈞的一擊。至安簡短的心底話,徹底穿透光日憤恨悲痛的心房,劃出一道能見光的縫隙來。

曾經是個善良的孩子
以前對我也很好
他爸爸打我的話
他會攔著替我挨打
那個時候
眼神和現在不一樣
他 因為喜歡過我的記憶而痛苦
我 因為他曾經善良的記憶而痛苦

東勳的回應帶著大人的慚愧,「因為錯遇了一個大人,兩個人都受苦了啊」。施暴者對受暴者的身心摧殘,然後受暴者又轉為施暴者的可悲,扭纏的暴力結構似是無從斷開的骨節,原本是非能辨心地柔軟的好孩子最後變成了什麼樣… 看到這裡心情全都沒了,只想衝螢幕大喊,這些該死的大人與家庭暴力!有病要治,藥不能隨便停好嗎!

7. 精采對白節錄

奶奶去世時要打給我
我母親的葬禮你也會來參加
拖鞋 給我重買

你的身體不過一百二十斤
千斤萬斤的是你的心

洗衣服的話醉意會減少
洗當天的衣服說明我還撐得住

哪有什麼輸贏啊
都是自己的人生

仔細想想
所有的緣份都很神奇 很珍貴
一定要報答
幸福的生活吧
那就是報答

PS: 要抱怨一下 LINE TV 上有幾集字幕翻譯特別生硬。退一步說生硬無妨,但不能影響解讀啊。尤其最後一集,大叔問女孩「現在呢?至善平安了嗎?」(是『至安』這名字的意義)。但是 LINE TV 上的翻譯卻是,「現在呢?達到舒適了嗎?」

達到舒適了嗎?
達到舒適了嗎?
達到舒適了嗎?

這是什麼意思你說給我聽聽?…… 眼淚都還來不及醞釀整個人就光速出戲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