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proud of being a Taiwanese-同婚專法通過

昨天就很想寫下這些。很長。

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國家,我真的替我的同志家人與朋友高興,也以身為台灣人為傲。很多地方台灣其實走得比其他亞洲國家更前進,但我們好像經常不懂得欣賞自己,不懂哪些事情在國際上意義何在。

這件事的意義在於我們告訴了世界,台灣是一個尊重不同樣貌的人存在的國家(好吧國際新聞總是要避諱地寫 island 或是 place),同志也是人,LGBTQI 也是人,都值得去愛與被愛。他們並不是因此「獲得什麼特權」,只是在現有法律上與異性戀平等,站在同樣高的階梯而已。

有人擔心這種法條在鼓吹大家變成同性戀,讓社會風氣敗壞;在校園教同性戀等於鼓吹性愛解放,告訴小孩 LGBTQI 就是鼓勵他嘗試然後變得奇怪,還有人說同性戀影響生育率。

首先是邏輯問題:如果有誰是因這則專法成立而出櫃,那麼仔細想,並不是法條造成他的同性戀認同,而是他本來就是同志,他只是感到安全了而決定出櫃。所以無法把這個出櫃行為扣在法條上。

再來,誰不曾當過小孩?成長過程裡(青少年時期尤其)有多少難以啟齒的好奇事,我們根本不是透過學校而去自摸蹊徑學到的,那些學習途徑坦白說有比較健全嗎?XD 然後大家應該都已經有這個常識:性別認同並不是靠「教育灌輸」或「能由他人幫你改變」的事,並不是;你喜歡男生或女生,這是天生內建的基因模組,是自然的傾向。如果你就是這樣的人,或者你的小孩天生就是如此,不就也只能以這個樣子的自己好好活下去。

如果你的學生或小孩是同志,身為老師或父母難道希望他一直不明白自己是怎麼回事、或者處於自我否定地長大?這可是有違教育哲學裡最基本的精神:「讓他成為他自己」。 壓抑著真實自我的孩子心理根本不會健康(不說同志,即便一般人這樣子長大也是千瘡百孔,那些戴到你臉上的層層面具總有一天要再剝除下來),難道他應該假裝到成人的年紀,假裝愛的是異性,過個「正常人該有的日子」,然後讓他的伴侶變成《誰先愛上他》裡倒楣的劉三蓮,最後導向一個多方均輸的局面?

接著是性愛解放的部份。我個人認為擁有性知識(從性別教育上獲得)與能身體力行並享受性的歡愉完全是兩回事。從「知道怎麼做」跟「實際行動去做而且做得驚天動地」之間有著很大距離,中間有很多應該具備的條件或該發生的事,在那些認為性別教育=性愛體驗=敗壞風氣的人們的想像裡,可能全都被跳過了。最簡單來說,一般人都不會是今天知道了一個新的概念,明天就迫不及待去實踐。

沒錯,也許莽撞的青少年確實具有這種機動性與激情,但這時的問題就會指向:如果在青少年階段不適合教,那麼何時更為恰當?擔憂他的莽撞不成熟而不去教他,是否會本末倒置,因小失大。何況現在是無遠弗屆的網路世代,我們無時無刻不與廣大的資訊之海相連,看手機的時間比看路的時間要長,你真的擋得住一個好奇的青少年的求知欲與求知管道嗎?那不如給他正確的指引,做他的發問出口與觀念指南針。

此外,性愛解放應該是被包含在「性解放」當中;性解放談的不只有性愛,而是我們如何從「性別角色」的舊有綑綁中慢慢鬆開,破除一些不必要、不合時代甚至錯誤的觀念。例如過去女人不該拋頭露面、男兒有淚不輕彈… 但是現在的女人都能外出工作還能當總統、男人露出脆弱的一面也被激賞,都可看作性解放的部分成果。是把性污名化、把同志與雜交畫上等號,才會對「性解放」聞之變色。而且這裡同樣有個極端的邏輯問題:難道異性戀就不會雜交嗎…

教育上我們需要強調的根本重點,其實不只是 LGBTQI,而是不要歧視,包容多元。不是有多少種性愛姿勢可以用,而是對自己身體握有自主權,與性愛時積極同意的部分。這些才是性教育應該抵達的核心。

同婚在法律層面我們是進步了沒錯(不管目前反對的人還是很多而且企圖把它改回來),但觀念上那只是一個具有象徵意義的開始:我們—作為一個社會整體—得試著去理解不同的人,就算此刻還有些不能理解。最有趣的是,這剛好才是真正的「同理」;同理不是同情,也不是徹底理解到毫無隔閡,畢竟我們永遠無法徹底理解他人;但同理是即便我不理解,我還是試圖去理解。同理是個持續性的動詞。

所以,與其說我支持同婚,不如說我反對歧視。我反對各種各樣的歧視,歧視窮人,歧視女大男小的戀情,歧視跛腳胖子口吃,歧視有外國口音的人,歧視膚色不同的人… 我反對把歧視包裝在道德、宗教等教條主義的面具下。民族性上神經比較粗的台灣人在這點需要多些神經質,更常自省自己是否帶著歧視在生活。

還要提一下多元成家(快講完了我保證),婚姻制度在歷史上是全然人為的產物,並不「神聖」。也許我們已經走往可以開始思索它有何問題的時刻。我常覺得有些人(或者說至少我自己)要的並不真的是婚姻,而是被愛與有歸屬感,要的不是組成血緣上的家庭,而是長久真誠的羈絆。

所以同婚之外我更嚮往達成的目標是多元成家,那是更寬闊的概念:所有伴侶不分男女,也無論戀愛與否,只要登記就能成為家庭成員,彼此照顧到終老;那些在婚姻裡有兒女的人年老有人陪伴(就不說養老了,時代結構已經不同),但鰥寡孤獨者至少可因多元成家,在極端的情況—例如臨終之際需要簽訂安寧醫療同意書時—有個誰也能陪他們一段。

最後的最後,歡迎同志朋友一起走入愛情的墳墓 www。恭喜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