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 那些不寫下來就會忘記的小事之無敵長(2018. Jan. 24)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9 preset
1. 我們家的聖誕樹還在。是的你沒聽錯。因為另一半很喜歡聖誕節,所以想延續聖誕節的感覺直到枯燥的一月結束… 一般美國的聖誕真樹砍下兩週內會開始枯萎、掉色,所以能擺在家裡的時間很有限。不過我們家這棵是 made in IKEA(XD),塑膠製的,可以放一整個冬天…

我們已經約定好「我生日那天(基本上都落在農曆過年)就要收乾淨囉」,不然一直擺到春天真的好嗎… 這種閃閃發光的東西就是屬於寒冷的冬天,如果到了鳥啾蟬鳴的春夏日還如此叮叮噹叮叮噹,實在違和;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南半球的聖誕節從裡到外都不太算聖誕節…(南半球人請不要打我)。真想裝飾的話一月還有元宵呢,要不來掛花燈啊。

2. 上次也是跟另一半隨便在聊天,聊到聖誕節的通俗歌曲與音樂真的很多,再加上教會聖歌類的那就更聽不完了。而台灣文化裡,能與聖誕節意義對應上的大概就是農曆新年吧(open to debate),但是!過年的歌曲實在很少,永遠是那首「每條大街笑像,每哥人的最力,見面第一句話,就是工細工西」…「工西啊工西,發呀發大猜」…「東隆東隆嗆,東隆東隆嗆」… 那個誰,可以再多發明一下過年的好歌嗎,覺得滿需要的。

3. 最近二度跑回師大去上日文課。原因有很多,簡單版就是本人想學。複雜版的話我可以說上 1085 個字 →

[ a ] 之前學的忘了個精光!@@
[ b ] 第一次上完五十音跟《大家的日本語》初級 1~5 課後,很快就跑去京都玩(成果驗收);那趟旅行中真心覺得會講當地語言好方便!(然後沐浴在另一半讚賞的眼光裡)。至少有溝通基礎。才不過 1~5 課就有這種效果耶!如果 6~10 課上完,也許,也許可以稍微通行無阻了吧?!(河’∀’河)

[ c ] 還在努力中的工作案子裡有不少跟日本有關的議題,休息時也看了一點日本動漫,有點啟動了心裡某個開關。小書房裡收藏的日本翻譯閒書原本就不少了,平日生活裡,橫跨各界的大大小小日系家用品,都是有意識下逐漸累積起來的;再加上月前從《菊與刀》與相關書籍的知識刺激… 我心想自己這麼一個受到日本文化滋養的人,卻連五十音都認不全,未免說不過去啊。因為語言雖然是工具,但更是文化心靈的一部分。

[ d ] 也是在最近,發現了一些「以前就算有注意但根本沒放心上」的現象;這可能與我很少看日劇有關,因為那些可能大家會覺得「啊日本他們就是這樣啊…」的事,我往往會有點震驚不解,然後思考轉個彎拐到,「為什麼他們會這樣?」。現象很容易描述,但我更想理解的是背後的原因。

例如,我一直到最近才「真正明白」,原來身分(貴族庶民)、位階(前輩後輩)、家族傳承、血統、職人素養等,在日本真的是根深蒂固的觀念;還有人際距離、肢體接觸、各種敬語等社會關係上的謹慎顧忌,也都緊密接合在日常習慣中。這背後都有歷史與觀念在起作用。又例如「告白」後要等待「回覆」。「嘲笑」會帶來很嚴重的後果。吃飯是為了喝酒。喝得很醉沒關係。妖怪與鬼不一樣;妖怪與人都是生物,鬼是另一個空間的靈體…

生活互動也有很多小地方讓我咀嚼良久。回到家一定要說「我回來了」(ただ今),對方要回「歡迎回來」(お帰り)。如果是進到別人家裡一定要說「打擾了」(お邪魔します),對方會回「不要緊」或「歡迎」。出門要說「我出門了」(いってきます),對方要回「路上小心」(いってらっしゃい)… 果然是個追求形式美的國家啊,連日常互動都有一套法則。

台灣人平時也有類似語言互動沒錯,但是那些語言「形式」並沒有固定下來,也就是每家說的話意思雖一樣,但用語不盡相同。好比日本人說「我開動了!」(いただきます),在台灣大概就是「吃啊吃啊!!」、「快吃啊!!」、「欸大家自己來唷!不用客氣唷!」的各種變化體。

靠學習《大家的日本語》初級 1~5 課絕對是不夠一個人去明白那些背後道理的,我也知道。可能要重新讀個日文系然後考個日本文化研究所或者嫁個日本老公然後搬去日本生活個三五年才可以…
(如果有第二人生吧)
(不對,如果還是想嫁這個老公怎麼辦)
(好像要到大學之後才開始對「日本」這個文化體產生興趣,難怪慢很多拍)

4. 這陣子的調養生息仍在繼續。因為還在療癒自我,還有許多東西要沉澱,也感覺得到自己正在改變,所以不想細談。我只能說,這一次自己又學到好多東西,體會到疾病真的是一個嚴格的導師的意義,迫使你砍掉重練、或再次認識自己。

我也發覺,縱使你明白一百個心理學的基礎知識與道理,也無法確保自己遇上難關時有足夠抗體,你還是會被擊倒、變得破碎、感覺脆弱而且無能(畢竟人就只是人啊)。就像為人父母,就算讀了一百本教養的書,或自己本身可算是哪方面的專家,依然會發生不知怎麼教小孩、以及專業「怎樣都不夠」的時候。我只想先謝謝那些一直對我很溫柔的人們(有的甚至是陌生人)。很多時刻是因為那份溫柔、幽默、包容、體恤,我才能把那一天過完。這個世界有你們在,真好。

廣告

對「{Essay} 那些不寫下來就會忘記的小事之無敵長(2018. Jan. 24)」的想法

    • 原來還有分別啊!!都不曉得…

      如果用英文去思考的話好像是完全行不通的,因為英文的鬼(ghost)跟幽靈(spirit)其實都是指輕飄飄的那種、沒有實體的「魂魄」之類的。太有趣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