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譯者的很雜很雜的工作感想

檔案 2017-11-18 下午4 22 23這陣子稍微回顧了一下,步入翻譯這行大概五年有了,除了影視類的字幕翻譯還沒接觸過,其他類型的文書翻譯(展覽、企業在地化、技術手冊、論文、CV、出版類包含雜誌、小說、散文、文普書等)幾乎都碰過。還沒成為自由譯者前,對 freelancer 的工作與生活充滿嚮往。那是指什麼?是指不用每天打卡走入辦公室,跟同事相處,不用開無聊會議,寫廢文報告,不用遵守職場上雞毛蒜皮的規定。可以帶著筆電和耳機,在任何覺得舒爽的地方做事,做自己喜歡的內容,累的時候就不做,想旅行就去旅行,時間彷彿全是自己的。

五年過去了,上述嚮往或多或少是有印證成真,也有很多不完全是那麼一回事,以及徹底誤會。且讓我隨便說說。

仔細聆聽他人談職場上的事,你會發現其實過半的問題都是「人際困擾」與「認知差距」:同事做事方法不 ok、老闆 EQ 不 ok、或跟誰有個淵遠流長的相處黑歷史,所以遇到他一律不對盤。獨立接案的話通常沒有這一類煩惱,因為你沒有同事 xd,沒有外來的情緒糾葛,很少因為外人而發什麼脾氣;好多年不因此發脾氣之後,脾氣真的會變得比較好… XD

但有一好沒兩好是不是這個理… 沒有同事(不管他是好人還是渣物),意味著生活圈與資訊管道相對狹小,不想成為邊緣人就要自己開拓新的渠道,這可能會用去你一些精力,如果你是內向的人這點可能會讓你很痛苦。沒有同事,也就沒有一般人每天攝取到的正常情感回饋(不管那是正面還是負面),社交技巧可能會變鈍。

整體而言,你必須習慣孤獨,就算案子遇到困難你也總是孤獨的。你不會有下午茶或水果團購,不會有春酒,不會有尾牙,不會有同事烤肉、露營、什麼有的沒的聚會。我想會選擇成為獨立工作者的人,性格裡多少是有孤僻跟「只想自己來」的成份在;不過,我這個已經自認很享受一個人完成事情的人,偶爾還是會有「不行,我需要一點他人滋潤」的時刻。前一兩年那些時刻冒出來時,難免會自問,啊~回去上班會不會比較好?想念那一兩個特別談得來的同事朋友。然後當然這念頭又會很快被自己否決了:別傻啦!逃出籠子見過天空的鳥怎麼可能再關回去!

帶著筆電到想工作的地方做事這一點,應該屬於台北城生活所製造出來的一個幻夢。那個想工作的地方,八九不離十指的會是咖啡館。這十年來台北的咖啡館蓬勃到一個神奇的地步;前三年左右,我確實實踐了在咖啡館裡工作的生活。翻譯(或者說文字業)與一般常態事務不一樣的地方在要處理大量文字細節,所以需要高度聚精會神,然後要能不厭其煩地查資料。在咖啡館那種「所有人彷彿同在宇宙裡各個星球上漫步」的氣氛催眠下,大腦轉速就是能增快,翻起來就是特別有效率(去咖啡館看書也是)。

後來,大概也徹底習慣了一個人,對咖啡館的依賴度逐漸降低,甚至開始變得有點像宅女,反正窩在家裡也可以做到大腦高轉速,只是變成要提醒自己記得站起來走動、喝水、出門接觸一下人群這樣。我與咖啡館的孽緣這才稍稍鬆脫。

再來就是「自由」這個大主題。這可能是最矛盾、最常雞同鴨講的一點。大多數人說獨立接案者「很自由」,我想大概能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指「不想工作時可以不要做」,另一部分指不用遵從幾點上班打卡、何時要開會等公司文化。前部分人所理解的自由,我認為在現實裡是不存在的 XD--除非對於那些富二代或東區收租大地主等,毋須靠一己之力維生的族群。其他的人,只要你活在人類社會裡,需要錢、需要職業肯定自我、也要承擔責任時,你就不會擁有「不要工作的自由」,這不管是什麼行業都一樣。在我的觀察裡,越是以金錢本位做事的人,越不在乎概念上的不工作的自由,因為如果金錢的價值大過了行動自由度,那麼行動自由度也沒什麼值得費心追求的。

我想獨立接案擁有的那種自由應該叫「調度時間的自主性」,而非不用工作,更不是想做就做、不想做就拉倒。可以說是因為能自主調動時間,所以產生了自由的錯覺。但要擁有調度時間的自主性,很弔詭地,你就必須先有相對規律的步調,把每一日或每一週排定的任務做完。這樣才能在平時製造出餘裕,獲得這種自由的帥氣的錯覺…

「自由」還牽涉另一個很實際的層面,就是錢。有些事情想要做到,光有時間是不夠的,你真正需要的是金錢。好比旅行。你說那把案子帶到某個旅行城市去做,就可以過著旅居的生活啦,我是會這樣幻想啦(我也試過啦),但現在心情不比以前那麼急著看盡這個世界,能待在穩定裡一節一節地前進就夠了;還有當年歲開始長以後,會比較安份地開始存錢。

錢的部份還得補充:獨立翻譯就我的情形而言,活口可以,養家無法。如果你是每個月沒有穩定薪水入帳就非常焦慮的人,這工作絕對不適合你。如果你是沒有人講話就無法度過一天的人,這工作也絕對不適合你。如果你是經常身體微恙、很難在兩三天內交出急稿應付突發變化的人,那麼快步調的接案方式不適合你(這是我為什麼後來慢慢走向書籍翻譯)。

說了這些,到最後大概還是要回到「為什麼要做這行」的問題上。我只能說,我喜愛文字工作。我喜歡我的工作成果與自己非常靠近。我想要有堪稱「自己作品」的東西。雖然我很清楚翻譯不是「創作」,就算它偶爾沾染一點創作的色彩。我也清楚自己不過是底層一枚血汗勞工、一隻小螻蟻、一顆螺絲釘,但能以自己確實擁有的某種知識技能每天每天地朝成果邁進,儘管是一小步,也給我踏實的感覺。至今,我還是抱著入行時就有的那麼一點點榮譽感,在做這份工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