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 那些不寫下來就會忘記的小事(2017. Jul. 31)

檔案 2017-7-31 下午2 24 51

放學時間,與一群身著白衫黑裙的朋友,在公車站牌等著,嘰嘰喳喳講個沒完。

妳恰好走過來會合,我拿出手機,把剛在上頭讀到的一個笑話給妳瞧,同時用誇張的語氣強調,這超好笑一定要看!

妳接過手機,煞有其事讀起來,表情卻越來越認真。
我心想難道不好笑嗎?一個白目的笑話而已,還要看這麼久…
探頭去檢查才發現,隨即噗哧一聲,「靠不是這個…!」

誤把自己的手機相簿開給妳了,裡頭存了一堆貓照。難怪妳反應慢。

「… 我剛才還在想,這些貓到底哪裡好笑?」妳回,然後我們一人一句開始鬥嘴…

妳很呆耶怎麼不反應一下…
我以為我的智商無法體會施主妳的笑點…
如果要說妳的智商,我確實有點擔心…
我的智商遇強則強,遇弱則弱…

又有誰即時補了幾句嘴砲,一群人樂得東倒西歪。

那些歡樂大抵都是真的,因為我很清楚地感覺到,自己是從夢中笑醒的;睜開眼時肚皮還微微發酸勒。

好久沒跟妳這樣說話了… 進入腦海的第一個念頭是這樣。

以前在校園裡遇見,彼此都是伸起手開闊地大打招呼,經常吐些言不及義的話,摻和生活趣事幾樁、趣聞幾件,再言不及義地道別… 總是嘻嘻哈哈。第二個念頭是這樣。

可惜,如今妳已不在。音容渺茫,魂魄遠颺。

第三個念頭一橫過,頓時發覺臉頰上有淚。

要說與妳有多熟,我不敢。具體知道妳的什麼事情嗎?並沒有。算是了解妳這人嗎?很難算。誰又何曾真的了解誰。比我跟妳還要熟的人還有許多。我當真稱不上妳實質的朋友。若妳未離世,也許出社會的我們也不會再聯絡。頂多生日或大節時一兩封 messenger 祝福,君子之交淡如水。直白說來有點殘酷現實,卻無損這些回憶裡的輕巧溫暖。

想問妳如今過得可好?這一問煞是多餘。不確定妳現處哪個次元、哪個境地。夢裡妳仍與舊時一樣,胖胖的臉龐,亮晶晶的眼神,小麥色皮膚,笑的時候露出可愛的門牙。

翻了個身越想越多,決定起來喝杯水。再接著,人已經自動坐到電腦前,開了 Word,敲擊著鍵盤,遣詞把夢寫下。

平日幾乎不再想到,或早已接觸不到的人事物,在這天色淺紫藍、即將破曉的沉鬱時分,從名為夢境的虛幻太空裡,釋出了特定訊號。

訊號一定本來都在吧,只是惰性高,隱匿無聲。睡夢裡意識半透明半自由,能掙脫日常先後緩急,除卻理性羈絆,只須一雙無惑的內在之眼,就能捕捉它的方位,從超展開的記憶經緯上反覆探勘。

情節雖東拼西湊、時空凌亂──我與妳是到了大學才認識──仍有某種真實反映在夢裡。

失去一個不算熟稔的朋友,尚且能帶來這麼多傷感;其他關切猶深的人一旦失去了,豈不是上窮碧落下黃泉,無酒不成眠。

邊敲打鍵盤,又一邊拾掇出更多細節… 精確地說,在這個夢之前還做了另外兩個連續的夢境… 內容各異,只是裡頭的主人翁也分別是兩位長輩,皆已故去。

意識到這點時突然有些坐不住了,一陣鼻酸,一陣心虛。夢裡來個大彙整是怎麼回事?多少也怕誰是有求而來… 我自認能力低落,生活至今但求淺薄的快樂,腦子糊塗,再怎樣聽信直覺恐怕都屬自以為是,幫不上什麼忙啊…

就在此時此刻,窗外天色竟灑滿了奇異的靄黃色… 明明是拂曉將至,景致卻如薄暮黃昏,感覺異常恍惚乖誕,詭譎莫名。

直到伸手拉開窗簾,再次定睛一看──對面大樓頂端,掛著一道彩虹!
不,共有兩道,外一道是霓,內一道是虹…

原本在情緒低點且惶然戰慄的心,又因霓虹乍現而緩緩回穩。

想來,是在這偌大無窮的記憶太空裡,一群靈魂故舊相約好了,齊聚來串門子…
想來是人間一天、天上一年,參與過的生命,出現打個照面給我提個醒…
想來是夢裡彼端的你們,有意確認自己曾踏足此端的人世,不想太快被遺忘…

嗯,是這樣啊… okay 的,這樣我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