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 那些不寫下來就會忘記的小事(2017. Jun. 1)

螢幕快照 2017-06-01 下午4.32.46
截圖自《人類之後》Homo Sapiens 中文預告

1. 前陣子交了一份大稿後,立刻與朋友去看了城市遊牧影展的《人類之後》;雖名為紀錄片,但整部作品既無台詞亦無人影(有些地方很怕突然看到鬼影,好在連鬼影也沒有)。整體有的只是明信片般、時而殘破、時而空虛、時而寂美的廢墟 / 場所,還有攝影鏡頭後那雙安靜無聲的眼瞳。鍾情廢墟的人應該會很喜歡,或像我這種,喜歡影片帶點末日預言氛圍、自然征歸所有的人,也會備受吸引。

在電影取景的場所裡貫穿全場的是風、是雨、是浪濤、是雷電交鳴,畫面上躍動的要不是鳥蛙蟲虫就是從天穿過建物孔隙、近乎空靈的入射光。觀影的人,會從原本以為跟著導演去探訪廢墟那般輕鬆寫意,到中途隨著畫面的沉靜悄然入眠,到最後,不自覺進入一種科技幻境,彷彿我們是一群人類滅亡後僅存的族裔,正駕駛著《遺落戰境》裡編號過的太空船,回訪先祖的過往,凝視藍色故鄉。

2. 經常在捷運站等車且腦袋全然放空時被陌生人問路,甚至有一日之內連被三人問的記錄。即便已在台北住了這麼多年,我竟還有答錯的時候,而且機率大概是 50%,尤其在小南門那種磁場比較玄的地方乘車時(聽你在亂講),犯錯率特別高…

一次路人甲神色緊張地詢問正準備步入車廂的我「西門到了沒」,我忙不迭地說「西門是前一站,你坐過頭了」,她一聽也急了,匆匆躍出車廂。當我意識到她怎麼可以體態輕如羚羊、臉龐白嫩澎皮時(上了年紀的地方媽媽會特別注意這種事),也才頓時恍然,不對呀,西門在下一站… 倒楣的她聽了我的錯誤情報,提早下了車…

另一次也是在小南門,月台兩邊正好都有列車進站;身旁一位路人乙此刻問我哪邊可以到台北車站,我說兩邊都可以,但是對面比較快。她說了謝謝,但停頓了一會兒,還是跟著我上車了。我一上車就發現自己又錯了,其實我這邊比較快…

諸如此類的事還真不少… 這段就當作是我個人的懺悔錄吧… 被我報錯方向的人,非常對不起!!自己都覺得無言而且對社會有害而且丟臉啊!!請諸位大人有大量儘快遺忘吧。

3. 現在各大社群媒體裡的直播有如雨後春筍般繁衍起來,包括 Youtube;本來我不是很跟得上這個風潮(看過《黑鏡》的人應該會懂這種警戒心),誰知不要臉的愛爾達頻道(XD)很要不得的從 5/19 直播起《瑯琊榜》來,是 24h 、7/24 永無止盡地連播下去啊… 我雖不是胡歌鐵粉,卻是十足的瑯琊榜影迷,認定它是無敵的神劇一齣;直播時還有網路聊天室可以看網友打屁(聊天室是主體),趣味滿點;媽呀,這真是害慘我了,已經用了不知多少時間在上頭。

4. 北美館的《微光闇影》非常好看;展出簡介看不懂沒關係,現場看作品一定能懂;再說光是這參展攝影家的陣容,怎好錯過呢。

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其實是林柏樑拍攝的七等生、席德進、莫那能與茂林鄉原住民四大幅作品。這都是因為他提供了錄音,講述不少自己當年拍攝前後準備、以及與拍攝人的關係互動等,背後的歷史與情境使那單面的人物影像瞬間變得立體。另一個印象深刻的是何經泰的「工殤顯影」,大比例放相出來,很快就讓人感同身受。這個展到 6/18,大概需要兩小時才能全數看盡,還沒親臨現場的人把握機會。

5. 近日伴跑專輯換成了 Aloe Blacc《Lift Your Spirit》,很快樂的歌;下午也喜歡聽 Chet Faker 的《Thinking in Texture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