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的城中散策 -Coffee Stand by Me

Untitled

城市的繁華大道一如人的衣著,無論花團錦簇還是整齊劃一,都是城市的門面,是一個人希望自己首先被看見的外顯性格;但城市裡雜遝迂迴的巷弄卻像是這人的思想語言,不走上個三五回,不與他攀談個一兩句,便無法說是認識過或交手過。所以可以說要看懂一座城市,你就要往巷弄走。

棄大街而奔巷弄這說法永井荷風也寫過,《東京散策記》〈小巷〉中他便明白「嫌棄」仿造西洋建築的半弔子大道。

(對於西洋街道)若不借助風、雨、雪、月和夕陽等,終究無法引發藝術之感興。走在大街上不斷襲來的不快和嫌惡之情,即是令我對隱藏於日陰下小巷光景感興趣之最大理由。

雖然我對大道市景沒那麼強烈不耐,但也忍不住認同他談的鋪石子小路之美,上頭有無止盡的袋子店、煎餅店、批貨商… 眾所織就的正是巷居生活的意趣。

夏夕有裸露上身坐在格子門外乘涼之自由,冬夜有坐在炬燵聆聽鄰家彈奏三味線之樂趣。

散步在赤峰街或大稻埕這兩處也經常帶給我類似觀察趣味,使人老暗自想,這會不會是台北最好的地方,不那麼光鮮,不那麼躁快,不那麼時尚,不那麼高冷。俗稱打鐵街的小路邊堆疊而起的不只有機組齒輪、二手車零件,還有各種氣味與層次:一戶家門擠滿回收品的矮房旁,是牆面已被機車黑油燻遍的修車行,轉角店鋪壁上立著兩盞腥紅色的座燈,拜的是關公。一位中年先生穿著白色的吊嘎與短褲與客人抽著濃密的煙,猜想他們談論的,是某組零件十幾年前就停產了如今該拿什麼替代,也或許是在聊共同友人因故退隱苗栗鄉下,或者近日第幾巷的哪間店頂出去讓人賣咖啡。

說到咖啡。正因為這些尋常巷弄裡不時冒出咖啡店,腳步更自然被牽引。如果過了午餐時分再過來,你會發現負責供餐飲的店面已逐漸靜歇,但服裝店與飾品店還慵懶散漫不動聲色。攀附在建物上的九重葛正以拼了命的姿態噴岀粉色花蕊,鵝黃與粉色的公園磁磚上全是陽光與樹葉的漬印。負責清掃綠地的夫或婦趁微風清涼在石階上打午盹,麻雀卻又吵又忙,於雀榕土間啄食榕果,蹓狗行經的人或步行或推車,沉浸在他們自個兒對彼此語言的解讀裡。說起來今天的巷子與昨天一樣,但今天的巷子又與昨天不一樣…

但我剛才提到咖啡了嗎?眼下已經走到一面尋常模樣的車庫鐵門,隔壁彷彿是間日本人開的滑板店,再隔壁則是我的目的地,只有十人座位左右的 Coffee Stand by Me。

入店後在靠近磨豆機的位子坐下,像普桑畫裡阿卡迪亞的牧羊人那般,閱讀起黑板上的 menu。話說坐在磨豆機旁是有原因的,這樣可以滿足我的「毒癮」;這位子只要磨豆機一開、齒輪嗡嗡轉動時,就能第一時間聞到純淨咖啡香,猛力吸一口後彷彿天靈蓋都溫暖了起來。有點過頭了是嗎?大概吧。同一時間在筆記本上計算著去年開始戒咖啡至今的日子。當時自主神經有些失調,醫生建議我嚴格控制平日攝取的咖啡因,早晨一杯、就此為止。真的很嘴饞頂多下午再一杯巧克力… 曾經每天兩杯咖啡絲毫不以為意的自己終究要學著改變。

最近則是整體調整得還不錯,午後便不時會縱容自己一下。但 menu 上有一道叫什麼 Gibraltar?是直布陀羅那個字嗎?還是指咖啡產地?我請店員釋疑才知道,原來 Gibraltar 是指 espresso 與牛奶比例 1 : 1 的組合。正合我意;我其實不那麼喜歡喝牛奶。

咖啡到手後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啊糟糕,這應該是 double-shot,我只聽到牛奶與 espresso 一比一卻忘了問她濃度。儘管再怎麼好喝,半杯下肚後也得割愛放下。等到回家又稍微查了一下 Gibraltar,才發現它可是大有來頭…

//接著讀:午後的城中散策-聊-espresso、gibraltar、macchiato、affogato //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


Coffee Stand by Me

地址:103 台北市大同區赤峰街 41 巷 4 號 1F
電話:02 2558 8381
營業時間:11:00~22:00 or 00:00

廣告

對「午後的城中散策 -Coffee Stand by Me」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