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聖誕節去京都 2.

11

對於無法一下飛機就抵達京都這件事,曾讓我們萬分苦惱。因為光是候機+乘機+平均至少一小時接駁至京都府這段時間,便占去一整日。我們也理性討論過,日本可看的地方多著呀,北海道、小樽、金澤、東京… 經驗豐富的旅人能輕易說出十個值得造訪的新地方。但是到了最後,你我目光錨點仍舊會落在這古都。

我們的決策機制一定出了什麼問題 XD。

或者,其實只是一種感性、慣性、衝動。是一種,能到這裡就很滿足了,感覺能在這裡找到所有象徵與符號的心情。看得廣是一種廣,往裡邊看,也是另一種廣。

這趟第二日最值得說上幾句的,應該是帶著我 09 年買的信三郎帆布包,回到信三郎店裡請他們修補的故事。

我的帆布包經年累月地操勞(不瞞您說,以前經常兩台相機直接丟進去出門啪啪走),底部兩角分別破了兩個洞;由於這是我最喜歡的袋子之一,而且這陣子我非常厭倦「東西壞了就買新的」的狀態,所以決意嘗試。

上天保佑當天掌櫃的帥氣男孩,竟然能說頗流利的英語,這一舉扭轉了我原本擔憂的、比手畫腳溝通不良的命運。我先告訴他我是台灣人,不住在日本,但我想修這個袋子,有沒有可能?他表示修補因是純手工,至少要一個月,如果我回程就在幾日後,恐怕無法,郵寄的話,通常不寄送國際包裹,所以也無法。 我聽了有些沮喪但繼續溝通,「一個月我可以等,郵寄回台灣的郵資我願意出呢…」(據大人回憶,此刻我的眼淚彷彿要飆出。)

填好單、付了錢(修補一穴1500日幣但二穴2500日幣,運費3000日幣,總共5500日幣),拿了收據就算完成。臨走前他還說「不好意思,有勞你等待了…」,我已經感動得無言(臉上是無淚但心底已哭垮)。

可能信三郎這件事太順利了,因此一個小時後,當我們抵達河井寬次郎的居所卻接獲它從聖誕夜開始休息到一月初的噩耗時,我這麼執著的人竟然唉個兩聲、甩甩頭就讓它過去了。

1213 1415 1617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