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s} Tiina Itkonen 的格陵蘭

Tiina Itkonen 攝影作品)

昨天,相信不少人都沉浸在台灣高山雪景帶來的奇妙感受裡 (••);與南部家人通電話時,家人也表示自小從沒那麼冷過。雪景固然有出塵之美,但副熱帶地區出現溫帶才有的景致好像奇異了些。

而今早晨,趁著手邊正熱著一壺水,閱讀了紐約時報中文版這篇芬蘭赫爾辛基女攝影師 Tiina Itkonen 所拍的格陵蘭美景(http://cn.tmagazine.com/slideshow/20160122/t22-lens-tiina/zh-hant/#1)。

Tiina Itkonen 於一九九五年首次旅行到格陵蘭;她發現北極圈的藍色華麗多變,地表無論望去哪個方向,放眼五十哩都是無邊無際。海上的冰山卻又是浮動的,今日像片巨屏,隔天頓時消失無蹤,每一日都不同。她立刻放棄黑白攝影,改拍彩色。

她認識了當地的原住民因紐特人(Inuit;這是他們的正名,他們不喜歡被稱作「愛斯基摩人」),跟著因紐特人打獵、航行、生活、吃生鯨魚皮、北極熊、烤大海雀。原本吃素的她表示,「食物相當美味」,回芬蘭後竟然改吃葷了。

二十年前的格陵蘭還沒有什麼溫室效應、地球暖化的聲浪,是直到近幾年,當地獵人才開始透露,以往冰山都有兩公尺厚,覆蓋海面長達九個月,現在的冰山卻頂多三十公分,幾個月就融解。冰層不夠厚對他們造成了更多生活困難,打獵與駕雪橇犬時容易發生失事意外,但這還只是開始。接下來若變化嚴重,因紐特人可能得面臨遷居、為求生存另謀他法、甚至放棄傳統的打獵文化。

Tiina Itkonen 的鏡頭裡,望向冰山的人與雪橇犬只是大地的點綴;穿著超人裝的因紐特小孩、或身著北極熊皮草褲、抽著煙斗的獵人,儘管再怎麼像童話,卻是地表上確實存在的文化與生活方式。寧靜致遠的影像背後,同時摻雜著對大地的關切與憂慮。

Tiina Itkonen 的另一篇訪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