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英倫短箋 // 倫敦初印象

Big BenWestminster BridgeNear Charling CrossAdmiralty ArchNear Natural History MuseumKings CrossCharing Cross Road

首到倫敦率先去看的是什麼呢?答案就是大笨鐘和倫敦眼,這是旅行時我偏愛的作法:先把「該看的看一看」(遊客打卡點),接著再決定有什麼會想再看一次(野馬脫韁點)。

金色的大笨鐘與議會廳正是倫敦的地標,從地鐵西敏寺站一出來,抬起頭,要不看見也難;站口左轉上了橋,眺望泰晤士河畔,就是倫敦眼,不上橋稍微往前走,就是西敏寺,往後走就是白廳大道、皇家禁衛院,最後直抵查令十字路口。不分神做走路以外的事情的話,這一趟看完前後大約只要兩小時。

不過,如果選擇進入議會廳參觀、買票入西敏寺內好好聽個導覽、駐足橋上發楞、坐在泰晤士河畔吃點東西,聽聽超強的街頭電吉他手演奏;散步至往白廳路,看禁衛軍交接(或只看到其他人的後腦杓);行至查令十字路、特拉法加廣場、尼爾森雕像,爾後進入國家美術館參加導覽,再到美術館外觀摩各色街頭藝人;最後,往國家美術館後頭走去,行往科芬園… 或者回頭從海軍部拱門穿過,沿著林蔭大道或 St. James Park 散步,吃根冰淇淋甜筒,點個 Panini,餵天鵝、曬太陽… 那麼,明明是同一條路,便能瀟灑耗上整日。

逗留倫敦時,天氣正巧非常好(這一趟 20 天旅程裡竟只遇上總計 2 小時的雨,連在蘇格蘭也只有一日早晨路間雨絲輕飄,地平線上籠罩著淡淡薄霧,一到下午又是豔陽高照)。大概是因為陽光的耀眼,使這個原本已經以偉大自豪的城市美得更膨脹,我站在查令十字路街頭,一站就站了半個鐘頭,因那十字路口的一切太動態,每一秒瞬息萬變。

想想看,當身旁盡是宏偉有別、歷史悠久的建築,路面上人車熙攘川流不息並且充斥各種聲音與交談,夾雜各種歐洲語言、喇叭、警鈴、哨音、叫賣,然後已經夠擁擠的街道上,不時冒出好幾台大塊頭的紅色雙重巴士,與人車、與腳踏車嬰兒車搶道;轉角呢,也不時挺立一支鮮紅電話亭(這實在是個非常會用紅色的國家,知道紅色不用多,點綴就好…),正對著面騎來一對帥氣的交警。

你站在那,像被丟入一個視角 360度的萬花筒,隨時有很多畫面湧現,讓你想按快門拍攝下來。但站了一會兒我卻發現自己很遲疑,好像需要多點時間消化,也好像一切根本快速到你不曉得要拍什麼了。我突然想起唐諾寫過的一句話:「有一條街,它比整個世界還大…」

同樣那天,人行道上還站著另一位與我一樣定點不動的白髮攝影師,他就這樣不斷看著、望著、看著、望著,很少真的舉起相機按下快門。我不曉得他在等待什麼,一直到我離開了他還在那裏… 我忍不住想他是否也感受到了一個比世界還大的街頭,抑或他習慣這種流動所以正在司空見慣裡尋找一個感官的奇異點。也或許,確實有些事物的流動無法再經由攝影傳達,你需要做的就是原地站著,打開心靈的眼睛,讓城市的陌生、它的規模它的不確定,浸潤你渾身細胞,甚而逼近到把你吞噬,人才有辦法再做出其他反應。


Kodak Portra 160, 400, Ektar pro 100.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