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s} 黑白暗房 / 首次放相

手工沖洗的課程最後兩堂,分別是做出自己的印樣,然後選一格底片讓老師放相。

因為人數與時間的關係,原本是要用抽籤的方式,選出有機會放相的人,不過老師非常好心(對男生來說可能是偏心 xd),決定幫在場所有女學員放相,所以才有了這張101大樓俯瞰成果。

先說這張101的俯瞰照。當時是用 Pentax MX 50mm + Tri-X 400,從101大樓上的餐廳,隔著玻璃往外拍。我刻意把底片推到1600 ,可是相機卻在此時測光失靈,不過我仍按了幾張。沖洗且做印樣的時候,一切白茫茫的,彷彿是在拍一整片白霧,唯底部隱約可見幾幢建物。我依舊拿去掃描,結果還好只是過曝,上頭還有影像。

放相時,老師做了兩次試條後,之後決定用#3相紙,利用放大機曝光 30 秒。因為增感算是順利,所以底片中遠方的細節都有出來,保持著遠望的透視感,也因此放相過程裡沒有刻意加減光。

放相能順利,其實並不容易,那天老師看似輕鬆、沉穩地處理好,前後不過十分鐘;但是,隔天我回去上進階放相第一堂課時,光做試條,就搞了快 30 分鐘啊;而且這一路還犯了所有老師說不能犯的錯誤(哈哈!只好自嘲 do fail, and fail early!)……

但是是一個很神奇的感覺。看一個三五公分的黑色膠片,在放大機的注視下擴張出來,接著的光線照射,好像是一道喚醒它的生命的力量一樣,影像就這麼轉印到紙上。藥水浸泡時,黑色的影子從水中浮起,有些海市蜃樓般,你記起拍照的當下,一些微不足道的、奇怪的、有些脫節的瞬間,懷疑那個看見風景的人,是不是現在紅光中的這個你。影像穩定前,都還在確認「原來這是我雙眼曾見」這回事,這種一再確認記憶的那種親密感,就在暗房裡,不斷隨著水波搖晃。

Ps:
* 圖1、2 // 美國風景攝影大師Ansel Adams的暗房作業,他自己拍以外也自己沖,看他的放相,就會知道照片真的是「做」出來的,同一張照片過了幾年再放,想強調的地方就不一樣。
* 圖3 // 這是Richard Avedon在美國西部拍流浪漢、礦工與農夫後的暗房作業。從這一張能看出他是如何講究暗房中要加減光的區域。
* 圖4 // Richard Avedon同一個人物肖像的最後成品,作為比對。

// more inspirations//
* 柯達官網/ 黑白暗房作業說明書
* Ansel Adams 
向 Ansel Adams 學習拍攝風景照片
* Richard Avedon
* 杉本博司:從攝影到建築,都在回溯記憶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