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大拿公路旅行/ Dunrovin Ranch, MT

—–

1. 當初想來蒙大拿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想來騎馬。這天我們在 B&B 打撞球,跟一同住宿的人聊聊天,歡迎舊人去新人來後,直到中午,經由 B&B 主人介紹,我們連絡上了 Dunrovin Ranch,決定一圓此夢。

Dunrovin Ranch 離密蘇拉有一段路,我們抵達時已經下午一點多。我們選的是 Ranch Ride ($ 110/人),這是包含教練從騎馬的基本原則與技巧開始講解,接著練習上馬行走、然後出發到草原,直到回來下馬、幫馬梳毛、整理繮具等。

2. 我們的教練叫做克里夫(Cliff),他非常、非常的專業,是那種很冷靜、不跟你開玩笑講廢話、解釋簡單清楚的教練。他首先聲明的一點,就是馬很有靈性,喜歡與人合作,但牠不是人類,也不是機器,牠還是有野性,會隨情況變動。當你騎在一匹馴服的好馬上頭,牠會聽從「牠聽得懂的指令」,如果你對指令不熟悉、做得混亂,牠也會搞不懂你要幹嘛,「牠也有可能覺得煩,或使點小脾氣。」Cliff 這樣說。

所以第一個原則就是要保持冷靜,下達指令要清楚穩定(Ps 1)。

3. 指令練習得差不多以後,Cliff 請我們簽下安全契約,然後幫我們挑了兩匹馬。因為我從來沒騎過,所以他挑了一匹很溫馴的黑馬 Chief 給我,並給 B 一匹活潑的棕馬 Whisky。

馬匹牽出來時,我當場覺得「今天還是不要騎好了!」因為馬匹比我想像的高大許多,身強體壯,馬蹄的喀答聲、鼻孔的噴氣聲,讓我覺得這完全不是鬧著玩的,自己一定要想清楚,看看身心能否配合。不過這匹黑馬頭頂有一塊白色的印記,我一看到就喜歡。我先拍拍牠的脖子、梳梳牠的背,對牠表示友善,跟牠說說話、拍拍馬屁(Ps 2);我想我與牠有緣,因為和牠說話時,我覺得很自在很舒服,牠的眼神告訴我牠很認真在聽著,那讓我記起身邊曾有的貓。

4. 光是上馬,就花了快十分鐘,同樣的,這比想像中要困難些。那高度有點像啦啦隊的單人base 踩肩,但是啦啦隊的 base不會隨便亂動阿。好在一上去後,自信心又回來了,我立刻覺得我沒問題的,我辦得到(Ps 3)。

我們在練習場練了幾分鐘,繞圈走了幾圈後,我與美麗的黑馬合作得頗順利。牠太聰明、經驗豐富,所以基本上牠知道現在是怎麼一回事,現在又要怎麼做,我只要把繮繩拉穩,冷靜、放鬆就行了。也因此,後來 Cliff 問我們想不想實地去草原走走時,我們一口就答應了。

走過練習場、公有草原地,遠方的山脈像油畫,濃淺不一地重疊在地平線上,原本雲層厚重的天空,下一刻就有幾絲金光發射至地表,照亮了枯黃的草原,使得原本的黃棕色變得更金橙明亮。大風像一隻隱形的巨手,從草原的那端緩緩往我們移動拂掠,把我們的頭髮給撥亂,只有在這麼遼闊的地方,才捕捉得到風的足跡。雲朵與風追逐著,光線與溫度也因此變動著。Cliff 轉過頭來,問我感覺如何,我說很棒,他說看得出來,因為你笑得很開心。然後我才意識到自己在笑。

也許是因為這樣,Cliff 決定帶我們深入樹林,刺激的還在後頭。回想起來,只能說初生之犢不畏虎。

5. 走過草原,穿過樹林小徑的途中,Cliff 不停說話(他後來說因為這樣能讓馬兒放鬆),三不五時下來砍砍擋路的樹枝,讓馬兒吃吃路邊的草(順便解放),跟我們聊天。接著我們來到一條河流…

是的,一條不折不扣、水量豐沛的湍急河流!事前 Cliff 有提到「there is a small river…」,他說這時間的水不算深,大概到膝蓋,河面寬度不寬,幾步就能過到對岸;但我親眼見到河流時,還是很驚訝。Cliff 沒說錯,河面寬度不寬,幾步能到,河水清澈能見溪石,但我這城市鄉巴佬認為那條河一點兒也不淺,離對岸大概六七個馬身,看起來相當危險。Cliff 一邊幫我們做心理建設(例如馬兒走過很多回,牠們一點兒也不怕溪水),一邊指導我們,讓馬兒當做是在陸地上走,直直地前進就好。我當下能做的,真的就只剩全然信任我的馬,讓牠帶我前進。

6. 我的黑馬 Chief 真的很棒,牠不疾不徐地踩進溪水中,一瞬間,我們一同往河水裡陷,前半個馬身入溪後,溪水立刻衝高及馬肚,浸濕了我的靴底。接著牠一步一步緩緩往前,像是經驗老道的機關火車,一節次一節次驅動。

我剛開始對水深有點驚恐,但是馬兒的表現讓我安定下來。走到河流中間時,我徹底理解了「想回頭也來不及」這句話;好幾波水浪從上游打過來,衝擊我們側腹,我們受到阻力,但馬兒穩穩地撐著,像是見過大風大浪般平靜。在河的正中央,我轉頭看向右山邊,金黃翠綠的山林環抱著我們,細碎的銀色浪花填滿了樹影,那時候,所有不安一掃而空,只剩下滿滿的感動。(這一趟我沒帶著相機,現在只好從網路找了一張最類似的相片)當下我居然像被電擊般,領悟了恐懼與危險之間的差別。人類有多少智慧,是從與自然相處中學來的呢?

我們終究安全過去了,一上了岸,三人三馬都開心地低聲祝賀著,我抱了抱黑馬,告訴牠 well done、well done!

再一次,我們穿過原始的樹林,時至深秋近初冬,大部分樹林開始乾枯寂寥,山丘裸露相貌貧瘠,仰頭的藍天邊緣,一隻老鷹順著氣流盤旋,獵尋地表的蛇或鼠或兔。自然與季節在這裡才是主角,尤其入了冬,下了雪與霜,奪回大地的掌控權,人類行為於此不過是點綴。實地野騎的終點,就是山丘頂頭,再越過去便是合法的狩獵區,不適合逗留。我們緩緩從另一條小徑走回,再次過溪,然後回到草原小跑步一下,大概一個多小時後,回到牧場內地。

這趟騎馬課程真是太值得了,中間許多趣事直至今日都還常出現在我們日常談話中,像是回憶老朋友一樣,「Hey 你記得那時我們跟 Chief 還有 Whisky 過河?」,「Hey 你記得 Whisky 很喜歡搶先在 Chief 前面?」,「你記不記得牠們有多愛吃 alfalfa?」人與馬之間的連結是種特殊的情感,會讓人低迴,讓人放不下。

7. Dunrovin Ranch

Address: 5375 Terry Ln, Lolo, Mt 59847, US
Phone:+1 406-273-7745
想參與任何課程,致電預約比較方便。

—–

Ps 1:
一些基本指令包括繮繩的握法、繮繩與馬頭的距離、要馬停下腳步的口號、往左往右、往前小步前進等,都會影響騎馬的掌控。舉例來說,往前小步走的指令就是口中發出「嘖嘖嘖」的催促聲,或者用腳輕踢馬肚;當然,若一下踢得太大力的話,牠會認為你想要的是往前奔馳……

Ps 2:
「拍馬屁」這個術語其來有自。馬兒不喜歡人在牠的屁股後頭,牠很有可能一不爽就用馬蹄往後一踹,來捍衛自己的安全,基本上四腳動物的後蹄都很有力,長頸鹿也會做類似的事。與馬在一起時,人最好站在馬兒前面或身邊,若要經過牠屁股後,一定要用手順著腳步輕拍牠的身體、屁股、順勢走到另一側。

Ps 3:
上了馬後,最重要的關鍵就是要放輕鬆。坐在馬鞍上頭的人若是緊張,不自覺就會夾緊雙腳,把馬鞍扣得太緊,一來馬兒會不舒服,二來馬感受到人的焦慮,也會狐疑環境中是否有危險,跟著緊張,有的馬天性比較烈,說不定動不動就跑起來。因此坐在上頭的人,就是要保持放鬆、冷靜、鎮定,然後不時跟你的馬說話,摸牠的鬃毛。當你說話時,牠們的耳朵都會往後捲,仔細聆聽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